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仙玄传说 第二百九十章 助人为乐

发布时间:2019-09-24 18:02:00

仙玄传说 第二百九十章 助人为乐

“草!肯定有人暗中助你!”看着毫发无损的赵晓扬,孙覆舟铁青着脸,气急败坏的大叫道。

那矮子马三也是扛着熟铜棍,阴沉着脸走了过来,冷然道:“老二,第一次射不中我不怪你,第二次还不中你怎么解释?你是故意的罢?大活人站在这里让你射都射不到?”

孙覆舟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咬牙道:“大哥,这家伙带的这帮镖师中肯定还有修真的高手,刚才我那一箭离他还有一丈远便被一股力量牵引开了,就算他真气修为再强,也不可能离这么远就弹开我的箭!”

“好,这次我让他们都远远的走开,看看你还找什么借口!”马三哼了一声,用铜棍指着远处空地,转头对诸多马盗喝道:“兄弟们,和这帮朋友去那边多亲近亲近!”

大批马盗轰然应声,纷纷骑着马过来,示意众镖头和趟子手朝远处走。

几名镖师都等赵晓扬发话,他眉头微皱,但还是点点头,示意大家都过去。众人只好随着那批马盗一齐过去,只有赵晓扬和孙覆舟在此处留下。

“姓赵的,这次我射你面门,给你个痛快!”孙覆舟恨恨的咬了咬牙,他恨死了这个让他连续出丑的人,故意出言说射他面门,让他把注意力都击中在头脸之上,其实自己这一箭却是瞄准了赵晓扬的小腹。

这次的孙覆舟,将手中硬弓拉的满得不能再满,而他弓弦上的那根箭,也是他箭囊中唯一带有剧毒的那一根,他心想这一箭没有旁人助你,我一定命中,就算不能命中要害,这见血封喉的剧毒也一样送你归西,只有狠下杀手,大哥才相信我没有与你们这帮家伙串通一气。

“嗖!”

谁料他这一箭刚刚射出,离弦的飞箭便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斜斜向天空高速冲去,带着破空的尖锐呼啸之声,直飞到云端里去了,再也不见踪影。

原来,刚才这几次,正是霍君白将木属性灵力以五行合纵之术延伸过去,制造了一小片风力场,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孙覆舟的飞箭拨开。

那赵晓扬本来是打算和王晓加配合,以自身的真气加上王晓加的灵力一起来挡箭,但不料被马三看出端倪,硬是支开了王晓加。

那赵晓扬正暗暗叫苦,忽得听到一阵声音传进耳朵,正是霍君白用灵力束音成线,传音到赵晓扬耳中,告之他自己会助他挡箭。

武林中能传音入密者修为都是极其高深之辈,赵晓扬见多识广,深知这一点,便选择了相信霍君白,再说之前他已经订下赌约,此时也只能选择一赌。

前两次,都是霍君白延伸出灵力,将那飞箭偏转,第三次虽然马三将他和诸多镖师一起赶到了远处,他修为虽然只有固元境界七重,但他在五行合纵之术的强化下,木属性灵力是固元境界修真者的五倍,足可以匹敌归真境界的灵力。

所以,他还是可以无声无息的将风力场延伸过来,而且第三次他将风压施加在孙覆舟长弓之前,直接偏转了长箭射出时的轨迹,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这长箭一出手就偏了,当然越飞越离谱,直冲到云霄里去了

仙玄传说  第二百九十章 助人为乐

“这......这......”孙覆舟脸颊上冷汗直流,他知道今天是遇到了高手,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那马三看到孙覆舟一箭射上了天,心中怒极,缓缓的走过来,盯住手足无措的孙覆舟,一字一句的道:“老二,你这是射箭呢?还是放窜天猴呢?”

“正在这时,不远出忽得想起了一阵噪杂的人马声,听声音正是有大批骑士骑马而来。”马三皱了皱眉眉头,向一名马匪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去侦察一下。

那马匪领命翻身上马向那方向奔驰而去,不多时便纵马回来,叫道:“大哥,是一队骑兵,足足有上百人!”

霍君白插言笑道:“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孙二当家射的好箭!”

马三铁青着脸,狠狠地瞪了一眼孙覆舟,心想自己纵然不甘心放过这镖队,但也不能在官兵面前太放肆,哼了一声,提气叫道:“兄弟们,撤!”

群盗轰然答应,孙覆舟脸色惨白,但还是强自镇定住,与群盗一起翻身上马。

“撤!”马三一挥手,瞬间之内,群盗走了个干干净净。

“多谢少侠仗义相助!小人有眼无珠,竟而看不出少侠乃是修真高手,惭愧!”赵晓扬见群盗撤走,走到霍君白身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朗声说道。

王晓加这时也已经知道刚才八成是这少年帮了赵晓扬,心知刚才那么远的距离,这少年竟而能将灵力延伸那么远,看来至少也是道满境界以上的实力,心中大为敬佩,也是连连道谢。

诸多镖师和趟子手见到大镖头和二镖头对霍君白如此恭敬,均是大惑不解。

“赵镖头王镖头言重了,这帮马盗是什么来头,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镖队?”霍君白微微一笑,岔开了话题。

赵晓扬抖了抖长袍,愤然道:“那马盗的头领马三明着是做马盗,其实真是身份却是天星城中刘家刘莽刘焕父子的走狗,刘家养这么一批马盗便是为了不劳而获,不用本钱便可以掠夺财物。那马三功夫据说已经是登峰境界,孙覆舟也是神技境界巅峰,若没有少侠仗义相助,刚才可就危险的很了。”

霍君白点点头,问道:“我听说这刘焕似乎和天星城皇帝秦逆流有点关系?”

“何止是有点,那刘焕八成是秦逆流的私生子,这刘焕官职不高,但是权势滔天,连宰相大臣对他也不敢稍有无礼啊......”王晓加苦笑着补充道。

几人正在说,忽得听到马蹄得得声响,一队人马从后边大道上驶来,足有上百匹骏马,马上骑士背上都背着长矛长刀,清一色银盔银甲,在阳光照射下亮锃锃的,极为耀眼。

池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六盘水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渭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济南银屑病医院主治医生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有哪些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