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夜读聊斋之——世外仙缘

发布时间:2019-09-13 04:52:44
摘要:遇仙故事自来皆有,可是聊斋里的遇仙故事却别具一格。一个浮浪子弟,却有机缘遇见一个女仙,助他疗病,便他悔过自新。这个故事又有哪些寓意? 自晋以来,遇仙故事一直是笔记小说中的重要题材。大致说来,林林总总的遇仙故事可以分为三类:一是遇到“在职神仙”类,代表的便有“月下老人”的故事。可以想见,一旦遇到手中握有某种权力的此类“在职神仙”,无论怎样,都可以影响凡人的生活乃至彻底改变凡人的命运。第二则是单纯的“颠倒时空”类,代表的便有著名的“观棋烂柯”的故事。当然,其结果也是影响生活或改变命运,但这却绝非故事主人公的本意或神仙有意为之,之所以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改变,乃是由于人、神所处的时空不同的缘故,所谓“洞中方数日,世上已千年”就是如此。第三类则是“人仙姻缘”类,代表的便有“刘阮入天台”的故事。此类故事自然也会影响凡人的生活乃至改变命运,却因其中“天仙配”的独特性,所以单独划分出来。当然,以上划分标准难免要为大方之家所嘲笑,但在某种程度上却也算是涵盖了大多数遇仙故事。而究其共性,更是显而易见,那就是作为面对命运捉弄无可奈何的凡人们对未知世界的向往,以及对依靠神秘力量改变生活乃至命运的渴望。那么,在以“谈鬼说狐”为主要内容的《聊斋志异》中,自然也少不了形形 的遇仙故事。如《牛癀》《陆判》等便属于第一类,《巩仙》《贾奉雉》等便属于第二类,《西湖主》《青蛙神》等便属于第三类。而其中的某些艳鬼妖狐、花精木怪,更是充当了遇仙故事中的神仙一角。因为在她们身上,往往少了那么些妖气、鬼气,却多了些神气、仙气,这也是《聊斋》与其他专写鬼狐故事的志怪小说的一大区别所在。
在《聊斋》形形 的遇仙故事中,更有一篇独具特色的《翩翩》,一直以来受到读者的普遍喜欢和研究者的一致赞赏。
说《翩翩》独特,不在于其与别的遇仙故事有什么根本性的区别,而在于其中的男主人公与其他的遇仙故事有些不大一样。他不是一个老实、本分、惹人同情的普通人,而是一个不务正业、不学无术,只知寻花问柳的浮浪子弟。这样一个人也会遇到神仙,而且会遇到一个帮他医病,助他衣食,且与他同居生子的妙龄女神仙。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然而蒲松龄就这么写了,而且写得一点儿也不叫读者感觉突兀,不叫读者觉得无法接受。故事里的这个幸运儿叫罗子浮,是邠洲人,父母都死得早,八九岁时就由叔叔抚养。他的叔叔罗大业是“国子左厢,富有金缯而无子”,所以“爱子浮若己出”。结果,这个从小就被惯坏了的孩子在十四岁那年被坏人引诱,整天跑出去拈花惹草,成了一个真正的纨绔子弟。
这时候,恰好有一个金陵 侨居郡中,一下子就把罗子浮给迷住了。当 返回金陵时,他便偷偷地离家出走跟了去。结果是“居娼家半年,床头金尽,大为姊妹行齿冷。”正应了“婊子无情”的古话。不过这位金陵娼多少还算有点儿情义,看着罗子浮囊中已空还“未遽绝之”。谁想他又染上了性病,“广疮溃臭,沾染床席”。这一下子,谁也留他不得了,他被众姐妹“逐而出”,只落得个“丐于市,市人见辄遥避之”的下场。
当年风流潇洒的公子哥儿罗子浮混到今天这一步,纯粹是他自作自受,这时他的打算,“自恐死异域”,怕遗骨他乡,所以也只能“乞食西行”,想着落叶归根,死在故乡的土地上。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会有天大的好运在等着他。
就在他走了些日子,“渐近邠界”,已经接近家乡的时候,他内心深处还残存的一点儿“羞恶之心”上来了,念“败絮脓秽,无颜入里门,尚趑趄近邑间。”到了晚上,他想到山上寺庙里找个地方过夜,却没想到突然“遇一女子,容貌若仙”,而且主动和他搭话,又主动邀他同归:“我出家人,居有山洞,可以下榻,颇不畏虎狼。”到了这个地步,罗子浮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也只有“喜从之”的份儿了。结果这女子就把他带到了一个有“石室二,光明彻旦,无须灯烛”的神仙洞府。洞府门前则“横溪水”,女子“命生解悬鹑,浴于溪流”,而这溪水,则是治他性病的良药。
有研究者解读说,溪水治病一节大有寓意,预示着罗子浮的洗去痼疾与改过自新。然而,一个浪子的回头哪有那么容易。又岂是几次洗浴就能彻底解决的?正所谓“本性难移”,罗子浮刚刚“数日疮闸尽脱”,便腆着脸过去“就女求宿”了。这一点,就连救他的女仙翩翩都认为“轻薄儿,甫能安身,便生妄想。”要知道,他去找救命恩人“求宿”,离他“败絮脓秽”怕死在外乡又没脸回家不过只有几天的时间,这可真叫“好了伤疤忘了痛”,只是他的痛忘得也实在太快了些。
而且不仅如此,当翩翩的女伴花城娘子前来探望翩翩时,罗子浮一见人家“绰有余妍”,居然又“心好之”了。更有甚者,他还趁着“剥果误落案下”的时候,“俯地假拾果,阴擒翘凤。”又借着“酬酢间,又以指搔纤掌”,一个轻薄子弟的本性显露无遗。
不过不只是翩翩,就连花城娘子对此也不怎么在意,甚至花城娘子还“坦然笑谑,殊不觉知。”而翩翩也只是“哂曰:薄幸儿,便值得冻杀。”二人不过是暗中借助神仙法术,把由蕉叶变成的袍裤变回原形罢了。更不可思议的是,花城走后,罗子浮也是知道自己行为不端,“惧贻诮责”,而翩翩却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只是仍然“率晤对如平时”而已。这样的女人到哪里去找?多少好男儿都无缘遇到,可是却偏偏委身于罗子浮这个混蛋,难道神仙竟也可以这么不讲原则?
不过无论罗子浮如何不堪,无论翩翩多么不讲原则,那毕竟是人家两个人之间的事,所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任凭旁人怎样羡慕嫉妒恨,都只有旁观的份儿。而且不仅如此,混蛋罗子浮偶遇女仙翩翩,不但治愈秽病,佳人在抱,餐叶衣云,不愁生计,不忧征徭,过上了比世外桃源的人们还自由快乐的生活,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罗子浮的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后面的好日子还远着呢!
首先是一年以后,翩翩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居然不随他那个混账爹,只随他的神仙娘,长得“极惠美”,于是,夫妻二人“日在洞中弄儿为乐”,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家庭。其次便是二三年后“儿渐长,遂与花城订为姻好”。儿子还没成年,婚姻问题就已经解决了,连姻的自然也是神仙。后来儿子长大成人,丈母娘花城娘子就“亲诣送女”,而且“新妇孝,依依膝下,宛如所生。”一点儿“仙二代”的娇纵毛病都没有——这样的好儿媳妇,上哪儿找去?
而我们羡慕罗子浮好运的同时,却惊奇地发现,混蛋罗子浮身上的毛病居然慢慢不见了。不仅如此,他还良心发现,“每以叔老为念”,知道惦记养他长大成人并且爱他如己出的叔叔了。孔子说:“夫孝,德之本也。”在翩翩的无形教化下,罗子浮孝心暗动,恶行潜消,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浮浪子弟了。
故事的结尾,罗子浮带领儿子儿媳回到家乡,回到叔叔罗大业身边尽孝。而且翩翩早已预言“儿亦富贵中人,放入尘寰,无忧至台阁”。可以想见,罗子浮父凭子贵,也可以过上“官二代他爹”的幸福生活了。而他的遇仙经历也至此结束,结局和其他遇仙故事一样,后“生思翩翩,偕儿往探之,则黄叶满径,洞口途迷,零涕而返。”这一点,连蒲松龄都认为“睹其况,直刘阮时矣。”认为是和刘晨阮肇天台山遇仙情况一般无二的。
然而和刘阮故事不同的是,罗子浮所遇的女仙翩翩,看似偶遇,细思开来,却似专为拯救一个浪子而来。她先用溪水治愈罗子浮肉身的病,又用言行治愈罗子浮灵魂上的病,而且不假任何惩处手段,便将一个浮浪子弟成功改变成一个贤孝之人,那个看似一派天真无邪的翩翩,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仙,倒更像是一个寻声救苦,拯人于水火的大士?可叹的是,这个世上,罗子浮何其多,翩翩又何其难遇?甚至于在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罗子浮在蠢蠢欲动,而又有谁会有这样的机缘,在自己沦落之际,在心灵的角落里,遇到一个如此慈悲又如此世俗的女仙?

共 0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聊斋志异》之《翩翩》是一部积极浪漫主义作品。它的浪漫主义精神,主要表现在对正面理想人物的塑造上,特别是表现在由花妖狐魅变来的女性形象上。另外,也表现在对浪漫主义手法的运用上。作者善于运用梦境和上天入地、虚无变幻的大量虚构情节,冲破现实的束缚,表现自己的理想,解决现实中无法解决的矛盾。而这篇赏析,却更好的从作品主人公的人生经历中,将原作品中的精髓凸现出来并加以点评、分析。使人观后,更加的对《聊斋》所揭示的内涵与教育、警醒意义的了解透彻。开篇就对历史仙遇作品做了重要题材介绍,为下一步介绍《聊斋志异》做了充分准备。对作品主人公罗子浮由一个纨绔子弟,堕落成不可教化的浪子,巧遇女仙翩翩,最终成了一个贤孝之人。本文作者叙述故事完整,慢条斯理,让读者跟随他的笔津津有味地进入美妙的故事,并且对故事的进展进行详细透彻的解剖。本文作者用对《聊斋志异-翩翩》中的精彩点评 让我们看或是没看过原著的都可以通过本文发现其中的价值。作者发掘出的价值,特别是作者对《聊斋志异-翩翩》的品后感叹。远远不止是文学价值,而是通过文章,让我们深深的思考、叩问人性美好和丑陋。结尾精彩,闪耀着作者思想睿智的光芒,是全文的灵魂和升华。拜读佳作,欢迎作者来稿作品赏析,问作者冬安。【编辑:琴声悠扬】
1 楼 文友: 201 -11-2 21:24:28 欣赏一篇体现感悟生活而又拥有哲理的美文。问候朋友,遥祝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1-28 17:45:22 感谢朋友光临指导!远握!
2 楼 文友: 201 -11-24 15:41:25 可叹的是,这个世上,罗子浮何其多,翩翩又何其难遇?甚至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罗子浮在蠢蠢欲动,而又有谁会有这样的机缘,在自己沦落之际,在心灵的角落里,遇到一个如此慈悲又如此世俗的女仙? 这句话是全文的灵魂和经典,不能复制,我宁愿逐字打出来,更加近距离地欣赏这段文字的唯美和深刻。 精神领域的宽广远比物质力量的强大更令人叹服
回复2 楼 文友: 201 -11-28 17:45:58 感谢朋友!你的仙缘必定不远。小孩消化不好怎么办
宝宝脸色发黄是什么原因
持续高血脂怎么引起的
拉水便用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