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阎肃呼吁老歌新编要尊重作者版权

发布时间:2019-10-09 14:11:14

阎肃呼吁老歌新编要尊重作者版权

阎肃呼吁老歌新编要尊重作者版权  /肖 杨 电自南昌  着名剧作家、词作家阎肃曾多次来江西为中国红歌会“指点江山”。今年是江西电视台第六届中国红歌会,阎肃再次来到南昌担任红歌会的主评审,全程参与比赛评审。昨日,作为红歌评审的本报近水楼台得以独家采访到阎肃。阎肃今年已经81岁,可谈起红歌会,他笑容可掬,手舞足蹈,像个孩子。在阎肃看来,红歌会取得很多好成绩,要带着“红色”梦想继续前行。  缘由——为何对红歌会情有独钟  现在选秀节目越来越多,很多节目都邀请阎肃出任评委,但是很多邀请都被他婉拒了,却唯独钟爱中国红歌会。从2007年到现在,阎肃已经连续5年担任中国红歌会主评审。阎肃对说,他是主动要求做“中国红歌会”评委的。因为“自己写了很多红歌,也希望年轻人多唱红歌”。他认为,红歌对人生是一种激励,而中国红歌会更是传统与时尚的一种巧妙结合。同时,他期待该节目发挥一个更重要的功能,“为那些品位低下的同类节目起到引导作用”。阎肃说:“这个节目的受众群从几岁小孩子到七八十岁老人,适合每个年龄段,我希望通过这个节目更多地传播红色文化。 ”  解读——到底什么算红歌  本报也是今年红歌会的 “红歌评审”,在评审过程中,发现选手选择的歌曲样式是多种多样的,除了有革命历史题材歌曲,还有很多当下反映美好生活的歌曲,例如《快乐老家》。这样的歌曲是否也算是红歌?阎肃说:“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红歌会还有一大特点,就是机动灵活,不按套路出牌。今年有些观众对参赛曲目以及老外选手存在看法,其实这恰恰说明红歌会的工作人员在动脑子,在创新。对‘红歌’没有必要进行过于死板的定义,只要是积极健康、群众欢迎的,反映美好生活的,我觉得都可以拿来唱。只要不是不健康的歌曲或者那种口水歌就可以。像《真心英雄》,我认为都很健康,千万别上来就唱《老鼠爱大米》、《香水有毒》,那就会触碰我们红歌会的底线。 ”对于红歌会增加了海外赛点,阎肃说:“当我看到外国人也在唱我们中国的红歌,唱‘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时,我的心情别提有多激动了。 ”  阎肃认为,红歌会红得很有道理。红歌会打的“红色”牌就足以使其在众多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其次,红歌会还打出实实在在的“草根”牌,不像有的比赛,虽然级别很高,但是相应的门槛也很高,许多喜爱唱歌的老百姓因为种种条件限制还是不能参加。  告诫——参赛选手不要急功近利  “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宋祖英。 ”讲完红歌会的好,阎肃话锋一转,为参赛红歌手们“降温”。他告诉,以前他问很多人为什么想当歌手,不少人的回答是,当歌手付出少、挣钱最多、出名最快。“我一听完蛋了,他们肯定会失望的。 ”阎肃说:“艺术这种东西绝不是凭一股热情就能搞好,‘一夜成名’基本上是个传说。 ”  阎肃认为,学好艺术需要天分,出名更加需要缘分。“现在,红歌手们极受‘红米饭’的拥护,有‘明星’般的感觉可以理解,但是请他们一定要冷静。 ”阎肃说:“希望选手们都把唱歌当成爱好,把参赛当作锻炼,心态一定要平和,这样也许能唱得更好。想出名,那得是天分、勤奋、悟性、缘分,一个都不能少。不要以为你长得漂亮,穿个大裙子出来了就能成为歌手,歌手除了最重要的唱歌之外,还要有文化知识和文化修养。每天都在研究戴什么耳环、什么项链,结果一张嘴就露馅了。一个科班40多人,可就出一个马连良,我奉劝年轻人少做梦、多练功,千万不要急功近利。 ”展望红歌会的未来,阎老说:“我相信红歌会能走得很远。”他还说:“有观众看到自己喜欢的选手被淘汰了,心里不好受,于是在评委身上找原因,这可以理解。但是我敢说,红歌会评委都是以一种非常敬业、认真的态度来对待比赛的。 ”  呼吁——老歌新编要先跟作者沟通  现在有很多歌手对红歌进行新编,对于这种现象,阎肃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说:“我希望通过《辽宁》呼吁一下,你们在改编人家作品之前能不能先跟作者沟通一下,要尊重作者的着作权。你可以重新编曲、编词,但必须要尊重作者的版权,要得到人家作者的同意才可以。我创作完成一首歌之后,自己都不敢轻易动笔修改,会很心疼的。因为很多作品已经在观众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了,广为传唱,如果你改得好,能让大家接受和传唱是件好事,但如果你乱改,让大家感觉这个东西都四不像了,还怎么唱?还不如花点心思自己去写歌,而不是去糟蹋别人的作品。 ”  ■采访手记  每次采访阎肃都会让感到惊喜,这次也不例外,今年已经81岁高龄的阎肃简直就是一个时尚通。对于时下流行什么,他比知道得都清楚。感到很惊奇,阎肃却说:“我不会穿还不会看吗?”而且他的记忆力超好,看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又来了啊。”我问是否记得我第一次是在那里采访他,阎肃笑着说:“不就是上次来参加你们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的会吗?你那天穿的鞋子很漂亮。”幽默风趣就更不用说了。上场比赛时,因为纠结选手去留问题,阎肃用双手把脸捏成了团,一提这件事,阎肃惊讶地说:“啊?那个镜头都上镜了?我还以为没拍我呢。 ”

酒泉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朔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白山癫痫病
酒泉治疗睾丸炎方法
朔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