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萌妻难驯 第六百零六章 不要也罢!

发布时间:2019-09-25 13:18:11

萌妻难驯 第六百零六章 不要也罢!

前几天,盛昌集团的律师团代表陆雪漫向权国纲等人下发了律师函,并提出了收房的要求。

毫无疑问的,权家人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坚持认为玺园的地权属于权震霆。而陆雪漫受伤的地契是伪造的。

而今,他们已经申请海都法院立案,对玺园的地权进行彻查。

她早就想到收回玺园这件事不会顺利,然而,她万万没想到权国纲会把这件事公开,闹的人尽皆知。

不仅如此,他还雇了不少人冒充权氏的家属到盛昌集团门前静坐抗议。

此举让保安和员工不堪其扰,严重影响集团的正常运作,还连累了盛昌集团的名誉。

这种小事,蓝溪原本不想惊动陆雪漫,但是由于天气炎热导致许多静坐对人昏厥中暑。权国纲以此为由,挑唆静坐者向盛昌集团索要赔偿,甚至与保安发生了肢体冲突。

若非警察及时赶到,极有可能发展成械斗。

事情越闹越大,她不得不通知陆雪漫,免得闹的无法收场。

“把这件事交给律师,吩咐下去,一旦发现有人中暑立刻打120送医院。病人住院的所有费用我们出,但是只要这些人住进医院,绝不能让他们与外界联系。没了主心骨,看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点了点头,蓝溪认为这个分而治之的法子胜算极高,“这是个好办法。”

“你代表盛昌集团向警局捐献一笔款项,专门用于改善基层警员的福利。这样一来,再有人来闹事,根本用不着你动手!”

无论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基层员工的待遇往往是最低的。但是,冲在第一线的往往是这些人。

只要小施恩惠,就能轻而易举笼络住他们。到时候,基层警员自然会站在陆雪漫这边。

至于那些上层人物,在任上得到外资企业的赞助无疑是一项政绩。而聚众闹事的人本来就会给他们抹黑,当然不会对闹事者手下留情。

她交代的这些都好办,可收回玺园这件事在上闹的沸沸扬扬,总不能能置之不理吧?

“上那些帖子怎么办?需不需要我找人抹掉?”

抹掉!?

简单直接粗暴!

顿了顿,她缓缓说道,“你去找一个叫马诗雅的。几年前,她曾经帮我妈带笔顾家的旧事。如果我记得没错,当时这个故事在海都上连载过。你让人把那份东西发到上,友们自然会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既然是两家各执一词,就不如让友们公开投票。”

蓝溪的办法固然好,但络水军的存在会让投票变味儿。尤其,像权国纲这种无所不用其极的人。

“就按你说的办。只不过,为了防止权家的人动手脚,务必找人盯着,防止他们刷票。”

“没问题。”

收了线,陆雪漫靠着床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脑海中闪过回到海都以后的种种遭遇,她忽然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

正在闭目养神,额头忽然接触到一份温热,她猛地张开眼睛,对上了那张妖孽般的俊脸。

“你不是去看孩子们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抽走她的,权慕天发现饭菜基本没动过,不免蹙起了眉头,“怎么不吃饭?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蓝溪刚才打来,说公司那边出了点儿事情。”

“就算是天大的事情也要等到你出院以后。”不由分说,他把揣进了怀里,言辞间霸气侧漏,“以蓝溪的能力,天塌下来她都能撑的住。你好好养着,外面的事情就不要管了。”

男人若有所指,她察觉到权慕天有事情瞒着自己。静静的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问道。

“外面是不是出事了?”

摆了摆手,他一脸不以为意,“这里是医院,能出什么事?”

“你刚才没去哈根达斯,对不对?回来的这么快,一定是因为看到了不该看的。否则,你不会没收我的。”冷了他一眼,陆雪漫抱着肩膀继续道,“刚才我明明看见,你把我的关掉了。如果没有事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想太多了。”把碗里的粥倒掉,权慕天从保温桶里盛出一碗热的,舀了一勺白粥递到她嘴边,“来,张嘴。”

“不吃。”别过脸,她打定主意跟男人杠上了,“你不说实话,我就不吃饭。”

“你怎么比你闺女还幼稚?”

“嫌我幼稚,你去找个不成熟稳重的,总赖着我干什么?”横了他一眼,陆雪漫鼓起了包子脸,低声嘟囔,“说好了不在骗我,事到临头还是没有半句真话。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啪的把瓷碗放回去,他有些恼了,“你说什么?”

眼睛瞪那么大不怕浪费电吗?

“我知道你听见了,明知故问有意思吗?”说着,她用被子蒙住脑袋,不再说话。

某男伸手去掀被子,她却紧紧抓着被角,说什么也不肯松手。知道她是个倔脾气,权慕天只好轻声哄劝,“不闹了,好不好?”

明明是他说谎,怎么说的好像我在无理取闹似的?

“谁跟你闹了?是你骗我,我再也不理你了!”

天地良心啊!

不告诉你实情也是为你好嘛!

要是被她知道权国纲带着权家的老老少少堵在医院门口,还不气的伤口崩裂?

“我哪有?”

还狡辩!?

忽的甩掉被子,陆雪漫气哼哼的望来,一字一顿道,“你敢说你没有?如果你刚才说了一句假话,就全家死光光,你敢不敢发誓?”

“……”

他们现在还没有复婚,他孤家寡人一个,赌咒发誓当然没问题。

可这么做也不能解决问题呀!

“你乖乖吃饭,吃了我就告诉你

萌妻难驯  第六百零六章 不要也罢!

。”权慕天把瓷碗塞给她,却被推了回来,“我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你少拿哄孩子的招数糊弄我!”

深不见底的眸子闪过一抹狡黠,他发出了最后通牒,“你真的不吃?”

“不吃。”

“那我也不吃了。”

他抽身拿来垃圾桶,眼看满桌的饭菜即将被倒掉,陆雪漫立时坐不住了,“喂,你干嘛不吃?”

冷了她一眼,权慕天低沉的语调没有半点儿感情,“你管我!”

“你一个大男人,不能这么任性!”

然而,她的话只换来一个白眼,“要你管!”

这厮抽的什么风?

我打着营养针,不吃饭也没关系。他就不同了,不吃饭怎么受得了?

原本她打算好言好语劝几句,可男人脸色阴沉的不像话,她瞬间委屈到不行,扁扁嘴威胁道,“权慕天,我数到三,你要是敢不吃饭,我马上出院。”

耸耸肩,他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今天出院,明天可以再入院。咱们跟白浩然都这么熟了,无非是多折腾几趟,有什么关系?”

“你成心气我是不是?”

“明明是你闹绝食在先,我这么做只不过是将计就计。”

“权慕天,我不跟你过了……”胸口起伏,陆雪漫觉得自己像个气球,满肚子的委屈却无处发泄,很快眸中便多了一层水雾。

他没收了我的,这明显不正常。

被识破了,男人不仅撒谎,用不吃饭威胁她,还把她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我跟你闹着玩呢!你怎么还当真了?”

见人动了气,权慕天想把人揽进怀里,谁知她早有防备,一只脚丫子蹬在男人胸口,硬生生隔开了两人的距离。

“谁要跟你闹?”嫣红的唇瓣噘得老高,陆雪漫越想越憋屈,声音都带了哽咽,“你骗我……你到现在还骗我……个坏人,我不跟你过了……”

“那种小场面我自有办法摆平,你就不要操心了,嗯?”男人手长脚长,握住她的脚,顺势坐到了窗边。

深知不是人家的对手,加之行动不便,陆雪漫虽然没有反抗,但嘴上依旧不依不饶。

“不好。既然跟我有关,我就有知情权。”

万分无奈的叹了口气,权慕天不想给她太大的压力,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蓝溪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权国纲又没在医院门口闹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话一出口,她立刻懂了,“你是不是亲眼看到他也找人医院闹事了?”

如果只是几个闹事儿的,他何至于如此担心?

不管怎么说,权家好歹是曾经的海都第一豪门,权国纲亲自出马,就算医院的保安,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他带着权家的人堵在住院部大门口,说要跟你面谈。”

张了张嘴,她震惊了。

“这么嚣张!?”愣了几秒钟,她抓住男人的胳膊,紧张兮兮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情况?”

他附在女人耳边说了几句,陆雪漫立刻露出了得意的坏笑。

在哈根达斯吃完甜筒,顾明轩和顾雅熙手拉手往回走,看到院子里坐着一堆人,还拉着好几道横幅。他们认识的中文字不多,妈妈的名字却看得分明。

歪着脑袋,顾雅熙不懂了,“弟弟,他们为什么要把妈妈的名字写在白色横幅上,这样很不吉利哦!”

与妹妹的懵懂不同,顾明轩很快就明白了这些人的用意,禁不住恨得牙根痒痒。

“这些人在聚众闹事,看样子与妈妈有关。”

“妈妈是好人,他们这样是不对的。咱们想个办法把这些人赶走好不好?”

粉嘟嘟的小脸满满的都是愤怒,她向弟弟投去了坚定的目光。两人目光一对,认真的点了点头。

宜春治疗阳痿方法
宜春治疗阳痿费用
宜春治疗阳痿医院
宜春治疗早泄方法
宜春治疗早泄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