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梧桐小说】《兰亭序集帖》奇案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0:54
北京有个琉璃厂是著名的古玩市场。
那是自打大清出关进北京不久,顺治皇帝开始,在京城实行“满汉分城居住”,这个地方因为地理位置关系,汉族官员多一半住在附近,接下来全国各地的会馆,差不多也集中建在这一带了。这一来文化味儿重了,沿街就开出来不少书铺,字画一类的店铺。当官员的、赶考的举子,形成了上琉璃厂逛书市的风气,于是前门、灯市口、城隍庙,这些地方的书商,也陆陆续续搬到了琉璃厂,连许多外省各地的书商,都赶来凑热闹了。这琉璃厂就慢慢形成了北京城最大的文化古玩市场。到了民国年间,琉璃厂文化文物市场的名声,已经是众人皆知,就是在国际上也很响亮,云集着来自世界的文物商人。

这琉璃厂上有一家著名的文物商店,叫兰亭斋。店铺里的古玩字画,玉雕瓷器,件件都是价值连城珍品。还有一件镇店之宝“兰亭序集”字帖。当然也不是王羲之的真迹,而是唐朝著名书法家欧阳询临摹的。
王羲之真迹早在唐太宗时期已经失传,据说只传到后人智永的手中,因为智永出家为僧没有后代,结果改传给弟子辩才,被唐太宗千方百计弄到手里,而且陪葬于地下了。
只不过唐朝欧阳询的临摹,传到民国,也已经是极为珍贵的文物了。为此东家石明哲,建好这盘店就起名“兰亭斋”。不过,殿堂里供的不是欧阳询的那一幅。他找了当时颇有功力的一位书法家,另外临了一幅,然后用红木刻了一块匾,悬在了大堂正中。那幅欧阳询的作品,是从来不肯轻易让人看的。
这年有个外国商人出了万两黄金,要求购这幅“兰亭序集”字帖,被石明哲拒绝了。惹得京城各大报刊都在宣传这件事,“兰亭斋”的生意自然是更加火爆起来。
中国有句古话,叫“人怕出名猪怕壮”,名气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还有一句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名扬京城的“兰亭斋”不出三个月就真的出事了……

这天清早,京西警署就接到了一桩报案,说是琉璃厂一家叫兰亭斋的文物店出了人命失窃案。不光该店价值连城的镇店之宝“兰亭序集”帖被盗了,而且守夜的保镖横死店堂之中。这案子大了,光是价值万金的文物被盗,已经是个天大的案子,居然还死了人,死的还是在店里守夜的保镖!这几乎就等同于入室打劫了。
接到报案的京西警署,把案子交给了署里名气颇大的探长乔治·威廉。此人曾经在伦敦留学,后又在苏格兰场当过探长,为人精明能干,是警察界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这么大的案子出在了京西地界上,乔治·威廉也不敢有丝毫懈怠,立刻驱车赶往琉璃厂。
这“兰亭斋”刚好位于琉璃厂中间地段,是个三开面三层的小楼。在琉璃厂这条街,算得上是个大门脸儿。乔治·威廉赶到的时候,当地片所的警察已经封锁了街面。兰亭斋楼下面的街上,站着两个警察,还拉上了警戒标志,警戒线外面站满了看热闹的老百姓。乔治·威廉并不急着进现场,却站在了人群的外面,一面听着人群中的议论,一面用双眼的余光扫视着附近的环境,很注意留神左邻右舍,还有靠近的几条小胡同。看见隔着一条小巷子,有一家茶酒楼叫醉春秋,也暗暗记在心里。
乔治·威廉看得差不多了,才分开人群打算走进去。
正好兰亭斋门里走出两个人,一个正是这里的东家石明哲,另外一个人,是带着一群警察,早一步来封锁现场的警长单城亭。
单城亭领着石明哲走出大门,正在东张西望,看见了乔治·威廉,忙走上前来,说:“乔治探长,我刚刚往署里打过电话,他们说您早就出来了。我正纳闷儿,怎么没见着?敢情您真的已经到了现场。我先给您介绍个人,这位就是兰亭斋的东家石明哲。石老板,这是京西警署的乔治·威廉探长,刚从英国的苏格兰场回国。你这个案子有乔治·威廉插手,很快就会破案。”
五短身材的单城亭,站在肥胖的石明哲身边,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他说话的时候必须仰着脖子,乔治·威廉足足比他高出两个多头,要是站在乔治身边,最多就到他胸口。
石明哲腆着大肚子,对乔治·威廉拱拱手,说:“原来您就是名扬京城的神探乔治·威廉。那,我就拜托了。”
乔治·威廉也没有说什么,便随着二人走进了兰亭斋。
乔治·威廉一眼就知道案发现场不在楼下的大堂里,这里一切陈设的摆放都保持着原来井然有序的样子,连货品陈列架上的瓷器,都没有一件被移动和震落的现象发生。乔治·威廉就已经心中暗自奇怪了,这个货架上明显摆放着几件极有价值的珍品,应该是明朝景德镇的青花,可劫匪竟连看都没有看过一眼。可见,这个地方别说不会是现场,估计劫匪根本就没有进来过。显然这个劫匪是有目标的,绝不是盲目闯进来作案了。
单城亭一面引着乔治·威廉朝楼梯方向走,一面说:“现场是三楼,下面两层我已经仔细勘察了,应该没有什么线索。”
三个人一面朝楼上走着,乔治·威廉一面问石明哲:“石老板,你的贵重物品是不是放在三楼?”
“乔治先生说得不错,兰亭斋的重要珍宝就收藏在三楼。所以我请的保镖,也是主要为了看护这些珍宝。平时就让他们每夜下来巡查两次,然后就在三层楼的警卫室休息。结果,今天早上我到店里就发现有点奇怪。”石明哲气喘吁吁地一边爬楼,一边向乔治·威廉介绍情况。
“石老板是从兰亭斋前面大门进去就发现异状了吗?”乔治·威廉平淡地问着。
石明哲喘着气回答:“我这个兰亭斋没有开后门,就是考虑多开一道门会有安全隐患。每天我都会第一个到店里,店里守夜的保镖都已经下了门板、开了锁。可今天我到的时候,外面的板也没有下,里面的门还锁着。我心里就有些奇怪了,进来在下面喊了一声,也没有答应。我一路喊着名字走到三层……”
石明哲说到这里,三人正好走到了三楼的楼梯口。
石明哲指着靠近楼梯口的一间屋子,说:“就看见这间保安室的门这样开着,走到门口朝里面一望,看见一个人直挺挺地吊在横梁上,把我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冷汗都下来了。走到那个人脚下,朝上面看,才发现就是店里的保镖朱四宝。我也不敢查看其它情况,径直去了尽里边,放书画文物的藏宝室,一打开就知道‘兰亭序’丢了。也顾不得细查了,马上就赶到所里报案了。”
乔治·威廉朝屋子里面看了一眼,朱四宝还挂在房梁上,脚底下踢翻着一张方凳,方凳撞在墙根一只大摆钟的玻璃门上,自鸣钟斜倒在地上玻璃都碎了,里面的摆也被撞停了,指针上是5点40分。靠另一面的墙边,支着一张架子床,床铺上一片狼藉。窗下的一张桌子上摆着一瓶喝过的酒,还有两副用过的碗筷和两只酒杯。
单城亭见乔治·威廉站在门外看着现场,马上指着屋子里,说:“这里是现场之一,我已经带人仔细勘察过一遍。为了让乔治探长可以看清现场原貌,里面都保持原状的。我发现的一些细节,要不要向乔治探长通报一下?”
乔治·威廉却摇摇头,说:“不用了,你找个人先把死人放下来,拉到警署停尸房去吧。”乔治·威廉对单城亭安排了一下,又转头问石明哲:“这个朱四宝平时喝酒吗?”
石明哲摇摇头,说:“我从来没有看见他喝过。”
乔治·威廉点点头,又说:“放‘兰亭序’的屋子在最里面?少其他东西了吗?”
“您跟我来,就在前面。”石明哲领着乔治·威廉沿着走廊朝西过去。
乔治·威廉的眼神朝走廊西头的那扇窗户望去,石明哲忙说:“窗户外面有铁栅栏,也没有坏。人应该是从朱四宝屋子里那扇窗户进来的。”
“哦,怎么,朱四宝那间屋子的窗户没有安装铁栅栏吗?”
“那倒也不是,单警长已经勘察了,那扇窗户的铁栅栏被锯开了。”
说着话,已经到了石明哲存放珍贵书画的那一间,门大开着。
石明哲一面走进去一面对身后的乔治·威廉说:“您看见那张柜子了吧?就是开着门的那个。兰亭序原本就放在上面一隔,下面的隔子放着一幅唐伯虎的仕女图,现在还在里面。”
乔治·威廉走到柜子前面,蹲下身子仔细端详了一阵那只放书画的柜子,问了一声:“石老板这柜子上锁吗?”
石明哲摇摇头,说:“不上锁,外面门上锁。这间屋子平时没有人可以进来,店里除了一个掌柜有钥匙,其他人也没有钥匙。这柜子也就不必上锁了。”
乔治·威廉又问:“你说,每天第一个来店里,那掌柜呢?”
“是这样,我还有铺子要照顾,每天也就是那个时候到一下店铺,平时都是掌柜支应着,他到了我就走。”
“除开掌柜和这个朱四宝,你店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一个伙计。”
乔治·威廉正要询问人现在在哪里,单城亭已经过来搭话:“店里的掌柜叫李秀春,还有个店小二五子,都带到所里去问话了。”
乔治·威廉不再问话,退出屋子示意石明哲把门关好,又走到走廊的西窗前面,把窗户打开,伸手试了试铁栅栏的坚固程度,再走回了东头那间死了人的保安室,一直走到窗户前面。窗户外面立着一只很长的木梯,刚好可以搭到窗户沿,下面是一片草地。草地上还有一只摔碎的青花瓷瓶。
跟在后面的单城亭指着锯断的铁栏杆,说:“探长,请看,这一根铁条的断口一看就是旧茬口,断口很平,可锈迹斑斑。您再看这安装铁栅栏的窗户棱子上,原来插铁条的位置有个洞,这铁条就虚插在洞里,不仔细也看不出来。”
乔治·威廉看了单城亭一眼,说:“你勘察得挺细,留下几个人保护现场,咱们回去研究案情。叫人把这张木梯和草地上的碎瓷瓶都带回去,还有这桌子上的酒具和碗筷。”

回到单城亭的片所,乔治·威廉询问了被带来问话的李秀春和五子。
乔治·威廉问了五子几句话,就把他放了,询问李秀春的时候却非常仔细。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店里出事了?”
“早上到铺子的时候,东家告诉我的。”
“他怎么告诉你的?”
“我到的时候,兰亭斋外面已经挤满看热闹的人,还有警察在站岗。他们不让我进去,我说,我是这个铺子的掌柜,他们就让我进去了。我看见东家,问出什么事儿了?东家告诉我,兰亭斋丢了,朱四宝死了。接着这位单长官问了几句话,就把我带到这儿了。”
李秀春很平静地回答着,没有丝毫的惊恐神色。
“你那把书画藏宝室的钥匙,在身上吗?”
“当然在。这间藏宝室里存放着东京最珍贵的文物,我这把钥匙是时时随身携带的。”
“你最后一次看见兰亭序集帖是什么时候?”
李秀春稍稍回忆了一下,说:“三个月之前吧。那天来了一个日本商客,要求观赏兰亭序集帖。我不敢擅自做主,叫五子去请来东家。东家来后,答应了那个日本人的要求,让我到楼上取来的兰亭序集帖。就是那次这位日本商人开价万金要求购兰亭斋集帖,东家没有答应。”
乔治·威廉看着李秀春平静叙述着往事,突然又问道:“你觉得这幅字,值这个价吗?”
李秀春愣了一下,想了想回答:“当时感觉不值,事后曾经暗示东家不如卖给日本人。”
“当时?那后来怎么看?”
“我不太懂字画,我是研究玉器的。吃不准书画和瓷器的价码。遇到这方面的生意,都是请东家自己拿主意。”李秀春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你在兰亭斋做掌柜多久了?”
“兰亭斋开张就是这里的掌柜。我是东家石明哲夫人的表哥。”
乔治·威廉点点头,不再提问,转身对单城亭说:“让李掌柜回去吧。”
等李秀春走了之后,乔治·威廉对单城亭说:“你派个精明一点的手下盯着点掌柜李秀春,我先去署里检验一下朱四宝的尸体,回来再商量案子。”
单城亭有些不以为然地说:“乔治探长,这个案子没有这么复杂吧?”
“哦,那你不妨先谈谈自己的看法。”乔治·威廉笑着说。
单城亭滔滔不绝地发表自己的看法,道:“这个案子很显然是和死者朱四宝有关联的。他的保安室窗户上,架设着一支可以自由出入兰亭斋三楼的梯子,还故意拔掉了铁栅栏上的铁条,却故意虚设在那里掩人耳目。就凭这一条,朱四宝已经存在监守自盗的嫌疑了。另外,我在朱四宝的床上不仅发现两根女人的长发,还发现了一些精斑和其他液体遗痕。很明显朱四宝和一个女人多次在这里鬼混,这个女人就是疑犯。”
“你的意思是个女人盗走了兰亭序?”
“肯定是这样。一定有个女人从梯子上来和朱四宝饮酒作乐勾搭成奸。这个女人是早有预谋的,经常来和朱四宝通奸,朱四宝对她毫无防备。却不知她这次做完好事,趁着朱四宝熟睡,盗走了兰亭序。还捎带走一只青花瓷瓶,下梯子时候不小心把瓶子摔破了。朱四宝一觉醒来发现这个女人盗走了镇店之宝,感觉无法向东家交代,就上吊自杀了。上吊时一脚踢飞踩住的圆凳,凳子撞翻了自鸣钟。钟上面的时间就是钟摆停下来的时间,也就是朱四宝的死亡时间。这个案子是朱四宝监守失盗,自觉责任重大脱不了干系,故而上吊自杀。我们现在只需注意寻找这个盗宝的女人就可以破案。”

共 15006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非常精彩的侦探小说。小说构思精巧,一波三折,读来引人入胜,欲罢不能。小说围绕着一幅稀世珍宝兰亭序集帖而徐徐展开,一日本商人愿意出资万两黄金来购买这幅兰亭序集帖,而兰亭斋的主人居然不买,此事在当时当地引起轩然 ,大报小报都登载了这个消息,于是这兰亭斋的生意,更加兴隆了起来;于是暗中觊觎那幅兰亭序集帖的人,也多了起来。整篇小说读来,津津有味,而文章的主人公乔治·威廉,更是很有福尔摩斯的神采。非常棒的一篇侦探小说,喜欢,欣赏,推荐品读,感谢赐稿梧桐。【编辑:灿若舒锦】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229000 】
1 楼 文友: 2014-12-27 22: 7:54 我一直以为,侦探小说是很难写的。因为不但要有文字功底,还要有推理、逻辑、想象等高超的能力,读这篇文章,不得不佩服作者的以上能力,非常棒的一篇侦探小说,推荐,问好。
2 楼 文友: 2014-12-28 10:12:22 一口气读完,情节环环相扣,步步为营,本以为到了勾老四那里就结案了,可后来又生出新的波折,铁鹰老师真是厉害,向您学习。
 楼 文友: 2014-12-28 1 :15:05 好精彩的案中案,这个乔治、威廉简直就是福尔摩斯转世啊,看的好过瘾。欣赏大家手笔。学习,问好!
4 楼 文友: 2014-12-28 14:1 :15 江南老师小说写的的好,情节设计铺垫得都很有水平,佩服您!
5 楼 文友: 2014-12-29 10:09:27 恭贺江南铁鹰老师喜摘精品你,向来是您学习了。
6 楼 文友: 2014-12-29 10:19:1 恭贺江南铁鹰老师喜摘精品你,来向您学习了。 刚才那个发错了,不好意思啊!孩子口臭
疏通心梗最好的药物
给中风病人按摩
女人益气养阴如何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