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流年】从普里什文的笔端看——樊健军散文印象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8:36
阅读普利什文《大自然的日历》,惊叹大自然的秘密只不过是借了作家之手,呈现出它本真的面貌。翻阅法国博物学家布封写的《自然史》及法布尔的《昆虫记》。文中对动植物的描写生动具体,引人入胜;学术上的解析详尽极致。但阅读大自然的灵性,总觉差强人意。文中对自然界生灵的描述,笔下游走的是人的思维,强套在生灵上,托物言说,可看出人与生灵之间是一种不对等的关系。以人的视觉呈现,人是人,自然是自然,泾渭分明。但普利什文笔下的自然景致却与此截然不同。
俄罗斯与北欧小国大部分地区都属温带大陆性气候,阅读描述北欧自然景观的文字不多,没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普利什文的笔,像承载着大自然的灵翼在俄罗斯平原行走。中国有句古话“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大自然自有它的历律,不因人的发现而存在、而美丽。在亿万年的历史中,在寂寂无声的上古里,它循着自然的历法生存、美丽、自我思辨着。普利什文的书写,参悟了俄罗斯肥沃的黑土地,带着我们窥得了大自然的本真活法,传记了大自然的日历。厚重的土地,沉闷苦难的民族生存,冬季漫长寒冷春天昙花即逝的时令交替,让敏感的俄罗斯作家捕捉住大自然本真的灵性,大自然缠绕在作家的笔端,自由地书写一年四季亘古不变的大自然的日历。
赣北大地濒鄱阳湖,通长江,属丘陵地貌,多丘多水,小块的平地蜿蜓在弯窄的山陵间。亚热带季风气候,夏季高温多雨,洪水泛滥;冬季寒冷干燥,北风呼啸,无可避挡。草木繁芜,湿热多虫。生活在此间的人们如地间爬行半空飞动的虫蝇样,生存得艰难,挣扎得困苦。一位作家最熟悉的是他足下的虫孖,头顶的飞雀。普利什文参悟的是俄罗斯平原上春季冰融的小溪流动的花带。樊健军熟悉的是他生活的酸性土壤和土壤上生存的生命。
《乡野里的布衣》,我的父老是乡野里的布衣,飞禽走兽,花草树木,所有的动物和植物无一不是乡野里的布衣。和樊健军的文字不经意间在赣北大地邂逅,发现生活在稀疏平常的土地上,每日可触碰的稀疏平常的花、草、树、鸟、兽、虫,竟然也有它生存在这酸性土壤上形成的禀赋。只有通灵的人,才能听得懂这平常、不起眼的生灵发出的微弱声音。广袤的俄罗斯平原地广人稀,普利什文笔下的自然是无人打扰的天籁之地。赣北的生存是人和自然的共存。人类的繁衍,物产的丰饶,虫禽的蠢动,三者交织成一首凡间的歌曲。这是一个三维空间,人赖以自然为食,孩童赖以自然为趣,看似破坏了自然的历法,实是以人的方式参与了自然的法则。三相映照,趣味盎然。冥目细思,在赣北大地每一条乡野的叉路口、田畈上,熟悉到漠视它存在的自然景物,莫不是三者的交织。这一切都借助了樊健军的心之灵才还原了赣北大地的自然景观。像单反的长镜头,拉近到眼前,才倏而发现,我们忽略的不仅有乡野里的父老,还有生活其间的万物万灵,都是我们的乡亲,共浴一片天,同饮一滴露,共生共息,恣意盎然。
樊健军的《水上绝句》描摹的是赣北大地的阴柔之美,大地阴湿得泰然接受天人合一的悲悯。爱这条河流,是因它长流如青丝,还是因游走在两岸青丝般的人们。自然承载着人类,人类因自然而生存、而苦难。《水上绝句》如梦如幻的景象,我于浮桥看河流,渡彼岸;还是千百年来,河流、浮桥看在宇宙的黑洞里流转的我青丝般的同类,默然不语。生存的沉重轻盈到像雪花样飘离桥面,飘浮河流上。就像田野间一只低飞的蜻蜓被孩童追逐在手,折断双翅,掼在地上,被虫蚁发现,拖回洞穴。生命的轻溶入自然的厚重中,只有作家内在淡定的心境,才能发出生命化一的轻叹。今日我守在浮桥之上,今日又有谁守在浮桥之上?千年的守候是浮桥、河流庇护的淡然,眼看自然的历法在桥身、桥下年更日替,静默无声,形成一首幽古年月的时光绝句。
《旧色小巷》中生命贴着时光流转,褪了色的物品附着了自然的外衣,一层又一层。叹服普利什文的隐匿,把人类的生命隐匿在自然生灵之外,让自然生灵在宇宙里尽情演绎原生态的初真和本美。樊健军笔下的生命无可遁逃。生存的逼仄,一巴掌大的地方,几代人次第上演生命的本真。记录下来的是斑驳的青石,残破的女墙,蛛网的窗棂,还有墙外吊坠下来的葫芦的绿。时光流逝,生命印记。那条俄罗斯平原上流动的花带,是去年秋天大雁衔落的花籽。旧色小巷中依旧的巷名,鲜活的生命在自然中一茬茬地来又一茬茬地去。吊坠下来的葫芦绿和林荫道间的路灯,分属两个不同的生命世界,都是大自然造物主的设定。一个小城的变迁,要怎样的笔墨才能记下它在时光隧道里生命的流转。樊健军的《旧色小巷》以点染的手法摹状了民国时期的赣北小城。往上追溯,可看到久远的生命在时光的画轴里向我们走来;向未来展望,现代人的隐秘、伤痛隐约于自然之掌心。生命之短,自然之长,是人类无可与自然相争的奈何。贴近生命,聆听它的呢喃,看它在大自然的尘埃里流转,可能是每个书写者想掌捏的。
赣文人说:樊健军是刻苦勤奋的。他高质量多领域多丰收的作品证明了这一点。乡土散文扩展到哲思宗教领域,如《地理的割裂》《赞美诗》《一只猫的宗教》等,又从乡土世情小说《水门世相》到剖析女性内心隐秘的小说集《空房子》,再到对时代物欲人性思索的小说集《行善记》及长篇小说《诛金记》等等。这些可能是他生活在赣北大地,对生命的悲悯,对人性的洞察,对时代的迁徙一种多样式的阐释。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在浩渺的自然里,有一种生灵,贴着时光飞翔,如同普利什文笔下的自然,那么本真、初美。

共 216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在寂寂无声的上古里,大自然自有它的历律。它循着自然的历法生存、美丽、自我思辨着。普利什文参悟的是俄罗斯平原上春季冰融的小溪流动的花带。樊健军熟悉的是他生活的酸性土壤和土壤上生存的生命,他笔下的生命无可遁逃,心之灵还原了赣北大地的自然景观。《乡野里的布衣》,我的父老,飞禽走兽,花草树木,所有的动物和植物无一不是乡野里的布衣。《水上绝句》描摹的是浮桥、河流,如梦如幻的景象,赣北大地的阴柔之美,天人合一的悲悯,幽古年月的时光绝句。《旧色小巷》以点染的手法摹状了民国时期的赣北小城,生存的逼仄,几代人次第上演生命的本真。洞察人性,贴近生命,聆听呢喃,看它在大自然的尘埃里流转,透过普利什文《大自然的日历》及其赏析,惊叹大自然秘密的同时,管窥大自然的本真活法,感悟大自然的灵性和大自然的日历,人与生灵之间对等关系等贴心洽意。由乡土散文扩展到哲思宗教领域,将时代的迁徙和生命的轻溶入自然的厚重中,共浴一片天,同饮一滴露,共生共息,生发生命化一的轻叹。对比解读,微言大义,很有见地。推荐共赏。【编辑:芦汀宿雁】
1 楼 文友: 2017-07- 1 22:05:02 只有通灵的人,冥目细思,才能听得懂这平常、不起眼的生灵发出的微弱声音。人类的繁衍,物产的丰饶,虫禽的蠢动,三者交织成一首凡间的歌曲。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2 楼 文友: 2017-08-01 10:28:55 谢谢芦汀宿雁老师!辛苦了!热淋清颗粒成分是什么
女人益气养阴调理方法
小孩不拉大便怎么办
便利妥成人簿型纸尿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