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从家得宝退出北京看外资大佬的中国败局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00:59:16

从实验水墨到新水墨

导言:很高兴跟大家聊一下关于水墨的问题,水墨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最复杂的问题,我们会在市场上会看到大量的水墨概念,这类水墨概念有的在市场应用进程中也非常不讲究,它的不讲求会带来了很多概念处于一种混乱,水墨背后的概念系统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这样的一个问题可能到今天也没有人专门来把这个事情作为一个专门的讨论,在学术界各种各样的文章中会对某些概念进行了一些表述,而这种概念的表述我曾就提供了一篇关于实验水墨和抽象水墨概念的文章,但是那篇文章我相信在坐的朋友们可能都不愿意把它全部读完,这就带来一个问题,由于学术论文的写作它只是一个交流平台给另外一些做一样研究的人可能会有兴趣读下去,就像我的朋友常常说你在上常常转的文章怎样这么变态,我说怎样了?都不愿意读下去。我发给大家的这篇文章估计也不会有太多的人读,这就想起了我在这一门课上或是在这样一个下午该怎样跟大家进行交换,这个交换怎样才能做到既是我想说的,同时也能便于大家理解。 从实验水墨到新水墨 我们回到抽象水墨也有本身的转变,在85这样一个有效性丧失之后,在1996年华南师范大学展开了一个水墨学术研讨会上,抽象水墨开始称自己为实验水墨,为何称自己为实验水墨?就试图把自己从简单的情势的自由性的这种抽象中给它摆脱出来,当把它变成一种实验态度的时候,它就不再是一个嫌疑的,而是强调用一种实验室的方式去探讨水墨这类媒材多种可能性的表述,而不再是一个用自由的抽象形态表达自由的思想的启蒙所以经过八十年代中期,中晚期,当抽象水墨他本来的这类政治启蒙意识的价值逐步丧失之后,抽象水墨面对着一个为难就是的尴尬,它不断地提供新的情势,又没法提供这个情势背后的另外一种文化立场和文化态度,伴随着93年实验水墨这个概念的产生,到96年华南师范大学水墨学术研讨会一个新的名词产生实验水墨。 实验水墨实际上是想解救抽象水墨的那种简单的所缺少的文化立场和文化态度,他这样的文化立场是将水墨设定为一种媒材,这种媒材通过一种新的方式去探讨这类媒材所可能具有的可能性,请大家注意,去探讨一个媒材所具有的可能性恰恰就是一种新的不同于抽象水墨的一种文化态度,有了这样的一种文化态度,会使得实验水墨较之于抽象水墨更具有了一种立场性,而不是一个的圈套,但是我们从事实验水墨这个名词来去讨论,实验水墨从最早黄专在1993年在广东《美术家》应邀编写一个实验水墨专集时尝试性地提出了实验水墨,当时他提出实验水墨是要把像类似于高剑父、高其峰、林风眠、徐悲鸿、潘天寿等都放到了这样一个实验水墨的名词下,从这样的一个讨论开始来看,实验水墨从一开始它所强调的是一种裂变式的水墨变革,就是产生一个重要的跳跃性的变革,但是这样的一个初期名词的宽泛性使得后来实验水墨就没法继续谈了,因为现代水墨中也有这样的一些水墨创作,怎样去重新整理呢?在96年黄专在美国旧金山重返家园中国当代实验水墨画联展中,他把实验水墨基本重新又设定在具有抽象形态的水墨画上,请大家注意,这时候实验水墨是附加到了抽象水墨上一个新的名词,似乎是一个等同,在表现形态上是同等的,但这个名词背后是要增加那种概念的文化立场。实验水墨到底实验了什么?他在实践层面上选择了非具象,但是他不用抽象,为何不用抽象这个辞汇,因为一旦用抽象水墨又容易掉到了八十年代的那个话语条件中,于是他用了一个叫非具象,用非具象这时候就剔除掉了八十年代那种抽象水墨的话语方式,从而试图去寻觅新的理论支撑。将水墨实验引入更丰富的当代艺术载体中,诸如装置、行动等一系列其他的路径,这都是由实验水墨的实验性所带来的后继结果,正是由于水墨可以进行在一个更宽维度上的重新检讨,重新的制作,新的实验,他更大范围的开放了像现代西方艺术的开放性,所以实验水墨永远是一个过渡性的形态,不可能是一个结果性的形态。但是这类实验性却带来了一种什么呢?把水墨从本来的狭隘的现代主义的现代性的立场西画立场上走向了一个更开放的西画立场上,通过西方逻辑中具有当代性的媒介,旁证了水墨的当代性,把水墨进一步向装置、行动等一系列其他的路径开放,这是实验水墨给我们带来的一种结果,2003年抽象水墨重新寻觅意义系统的实验水墨,到2003年由栗宪庭做了一个展览叫 念珠与笔触 ,高名潞做了一个极多主义,进一步地把水墨从抽象,情势抽象带到了一个更复杂的意义系统中,比如讲念珠与笔触和极多主义强调的人的行为的重复,就是用行动性的这类意义添加到情势结果,也就是说这样一个形式,抽象的情势结果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用怎样的一个行动方式来进行这样一个情势,我们看这个作品是一块红,它是一块什么样的作品呢?这个红不重要,这个红只是一个,像这样一个指印一个指印点出来的,这也是一条红,红和白,白也是指印点出来的,我们讲如果从抽象的形态角度来讲这个就是抽象,但这个不重要,在这件作品中为何要这么点,用禅的这类方式点,用硬性的方式点,这样的一个行动赋予了这个红的抽象结果的意义,也就是说这样的一张作品绝不是在于这样的一个结果的抽象形态上,而是在于人的行动参与,所以这样的行动水墨恰恰也是实验水墨实验态度所带来的一种新的可能性。所以到2003年念珠与笔触和极多主义的两个展览以后实验水墨就开始不再被提了,因为实验水墨已经完成了他的开放性了,已经完成了他的意图的建设.

儿童早晚咳嗽两个月了有痰怎么办
哪些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
必利劲好还是希爱力好
口腔溃疡用什么最好
宫颈炎怎么治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